海洋与渔业杂志:我国南部海域百万区调成果 集成有望今年提交

发布时间:2019-06-03

 

  自1999年以来,广州海洋局运用新理论、新技术、新方法,获取了海量的海洋地质、地球物理、地球化学等实测资料,并于2016年完成了我国南部海域11个国际分幅调查,首次实现了我国南部管辖海域1∶100万海洋区域地质调查的全覆盖,还开展了我国重点海域1∶25万、1∶5万海洋区域地质调查工作。

 

李学杰

  2016年开始,广州海洋局历经3年艰苦攻关,以“一图一库一报告”的创新形式,开展《南部海域1∶100万海洋区域地质调查成果集成与应用研究》(以下简称“《集成》”),编制了我国第一代基于实测数据的地质-地球物理图,全面、系统、翔实地展现了我国南部海域1∶100万海洋区域地质调查成就。项目负责人、广州海洋局海洋地质海洋区域地质调查所所长李学杰表示,“南部海域1∶100万海洋区域地质调查的全覆盖,基本摸清了我国南部管辖海域从海底一直到地壳深部的物质组成和地质结构等基础地质信息,并创新性地解决了我国南部海域一批基础地质问题,取得一批突破性成果。对于推动我国海洋地球科学进步,国家海洋强国战略的实施,海洋经济的可持续发展意义重大。”

海洋区域地质调查20年来从不间断

  “自1999年在南海开展第一个1∶100万图幅调查工作以来,截至今日,广州海洋局在我国的南部海域工作已经进行了20年的海洋区域地质调查工作。”李学杰说,南部海域1∶100万区域调查成果基本摸清了我国南部海域的沉积层、地质构造,资源分布等情况,对于国家海权维护、军事海防、能源安全战略制定,涉海重大工程建设实施、海洋防灾减灾等都意义非凡。“这些地质基础数据可以为矿产资源探勘、海岸带环境调查、工程项目选址等方面上提供背景资料,事关我国海洋强国战略的实施和海洋经济的可持续发展。”

  “海洋区域调查对于海洋权属问题至关重要,一个国家不能不掌握这些基础情况。”李学杰表示,根据《海洋法公约》的相关要求,地形地貌、沉积物来源度等,是我国领海基线、毗邻区、大陆架等的海洋划定的基础,而这些都需要通过调查掌握。“在南海,这方面的需求显得尤为迫切。”2011-2014年度,广州海洋局在南海共识别和命名海底地理实体780个,2015年度在标准化处理后,选择其中245个海底地名报国务院批准后出版,取得了良好的效果。

海底温度分布图

南海西南部深水水道的多波束地貌特征

  据透露,《集成》在去年已经通过广州海洋局的内部验收和专家初审,终审验收时间暂定在今年6月份。“提交后除了给符合条件的相关部门使用,我们也会有选择性地出版图件和专著给公众。因为要提高大众的海洋意识,必须加强与大众的联系,我们目前除了增强宣传,也在逐步界定涉密的界限。”

逾300人历时3年集成汇编

  李学杰表示,过程并不轻松,其困难在于各图幅的数据采集于不同时代,其方法标准不一,同时分图幅调查,分割了地质体与地质构造的有机联系,使得对相关地质体和地质构造的认识也存在明显差异,所有这些差异必需在集成过程得到解决。而且《集成》要以广州海洋局近20年的南部海域海洋区域地质调查为基础,资料数据十分庞大,涉及的地质构造问题复杂。“这个项目实施最大的困难是时间很紧。”他笑言。

  他告诉记者,区调项目前后参与人员超300人,集成汇编人员大概为40多人,集成从2016年开始,历时3年。“最辛苦的是2018年,因为前面分图幅工作滞后,部分图幅到2017年才完成,因此2018年要完成所有集成图件编制与成果报告编写,时间非常紧。”

  由于时间紧迫,区调项目组人员都是在全力以赴,争分夺秒工作。“同志们都很自觉,谁工作没做完,就很自觉地回来加班,我们都想尽快做好,为社会做贡献。”作为项目的负责人,李学杰更是忙得不可开交。“我负责编写的内容,因白天有许多别的事情,主要是晚上完成。因为我就住在基地,只要没有特殊情况,晚上、周末、甚至假节日我都在办公室。”李学杰笑言自己是一个缺乏生活情趣的人,闲暇时间也都给了工作。

创新性地解决南部海域一些基础地质问题

  历经3年的研究,区调项目组编制了我国第一代基于实测数据的地质-地球物理系列图件,包括地形图、地貌图、地质图、构造图、沉积物类型图、环境地质图等21种图件,并在此基础上进行成果集成与综合研究。

  “我们不仅要对20年调查海量数据和成果进行大规模总结和对比,更重要的是在集成过程中提升对南海地球科学关键问题的认识。”李学杰说,在提升成果认识方面,我们提出了海南形成演化的“弧后扩张-左旋剪切”演化模型;首次建立了统一的南海地层格架,解决了长期以来南海南部陆缘、不同盆地之间的地层对比问题;初步查明南部海域矿产资源成矿、成藏基础地质背景,为今后海域的资源勘探打下了好的基础。另外,对南海及周边海域地形地貌特征进行了精细刻画,发现了一批海底地理实体,通过南海地理实体的系统命名强化了我国海洋管理,彰显了海洋权益。

  “比例尺代表着调查程度,1∶100万说明我国海洋区域调查程度还非常低,需要更深入的调查,我们下一步要做的是1∶25万。”李学杰说,发达国家能做到1∶25万、1∶12.5万甚至更大比例尺。我国陆地区域调查目前已完成不少1∶5万的调查,海陆的差距还是很明显的。他表示,地质本身是一个不断认识的过程,有些关键的科学问题我们还不能给出最终答案,可能还需要几代人不懈的努力。

 

 Copyright © 2015 广州海洋地质调查局 粤ICP备12033857号
地址:广州市环市东路477号 邮编:510075 E-mail:webmaster@hydz.cn 
网址:www.gmgs.cn    www.hydz.cn    www.gmgs.com.cn

 

访问次数 : 
10018144529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