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向深海大洋9:一场持久战

发布时间:2018-09-03

  

  8月28日,受热带风暴“飞燕”低压外围影响,小雨连绵,浪平涌长。中国地质调查局广州海洋地质调查局“海洋六号”船搭载的“海马”号ROV(深海遥控潜水器)准备登场——摸底我国富钴结壳合同区维嘉平顶海山。 

上半场:ROV挺进海底 

  “前转!”“左右摆!”中午13时,部门长田烈余手握对讲机在后甲板上,和ROV操作室内的技术团队陈宗恒、胡波、张旭对关键工具进行最后测试。今年ROV在改进装备的基础上,结合深海勘探新需求,增加了4K高清照相机、1.5米钻机、振动取样器和生物吸附器,有限的机身如“八爪鱼”一般布满科技“利器”。 

  13时50分,“海马”号ROV入水,黄色身影在深蓝的海水中很快隐默。操作室里,14个大屏从不同角度记录着下潜情况,深度、水压数值不停跳跃。大家紧盯屏幕,对未知站点充满期待。

  

  40分钟后,“海马”号下潜深度达到1700余米,黑色的富钴结壳进入了摄像机镜头。“这片区域资源不错,连续板状结壳又多又厚,坐标点赶快记录下来。”首席科学家杨永嘱咐道。  

  越过结壳密集地段,“海马”号在白色的有孔虫砂区坐底,放下装有腐肉的生物诱捕器,用自制收集器装上满满一袋沉积物后,向北继续探索。  

  虽然是海山顶,但是地质条件相当复杂。首席助理胡波操控ROV,在平地、坎坡和悬崖上徐徐前行,由于目测范围有限,上行和下潜途中,时常出现不规则结壳紧贴机身情况。  

  此轮出行,“海马”号特意搭载了改装后的大“强力抓”。一张一合,便能轻轻锁住一米大小的石块。“先抱个结壳上来。”团队成员信心满满,很快向锁定的目标伸出利爪。“嘎嘣”,隔着屏幕都能感受到金属和矿石的碰撞。不过,这次大爪可遇上了“硬主”——结壳纹丝不动。“不行,生根了。”几次尝试后,“强力抓”不仅败下阵来,还出现了漏油。  

  然而,采集富钴结壳样品是必须要完成的任务。机械手出马,也并非心想事成。前后左右调整好姿势,瞄准圆圆的小砾状结壳,一个猛握……一团黑烟升起,碎了!“哎呀,老田力气小点哇!”大家忍不住提醒道。田烈余重新调整机械手角度和力度,与胡波相互配合,耐下性子轻轻将周围合适的结壳一个个装进采样篮。  

  随着工作深入,大家进入状态越干越顺。6小时过去,ROV成功完成岩心取样、切割锯测试、近海底观测、生物吸附器使用等一系列规定动作,准备返回起点,带上之前放下的生物诱捕器回家。  

  行进未久,屏幕上方忽然出现一株红珊瑚,像一幅画,静静地垂直在富钴结壳上。这可是珍贵的底栖生物样本啊。深海照相机“啪啪”捕捉下了珊瑚的倩影。正当大家纷纷推测红珊瑚“高龄”,担心机械手会粗鲁的将其弄碎之际,田烈余果断地从珊瑚根部一钳子下去,取到了完整的红珊瑚。“漂亮!”操作室人员对他精湛的技术赞不绝口。  

下半场:样品保存之战 

  20时45分,“海洋六号”后甲板灯火通明。满载收获的“海马”号在钢缆、止荡员的作用力下,稳稳着陆。等候多时的样品管理员们迅速围了上来。此刻,“海马”号完成第一个站位的深海地质调查任务,带回来的所有“宝物”通通划归样品管理员麾下,登记造册。  

  深海实物的不可逆性,决定了地质班报的珍贵。深海班报数据不仅保留时间长,后期研究价值也非常高。因此,样品管理员岗位极为重要,这不是多烧脑的活,但要求从业人员必须具有高度的责任心,否则后果不堪设想。比如,若是将海底岩心前后顺序弄错,科研人员在后期研究地质构造、推算资源量时会受到影响,很有可能得出错误结论。  

  为此,早在走航期间,首席助理韦振权、样品管理员刘永刚就专门开展了地质专业岗前培训,对ROV样品的拍照、测量、填写相关表格以及分类贴好标识、封装保存、入库等一一细化。四位地质样品编录员聂鑫、杜文波、王衍棠和唐江浪摩拳擦掌,就等实战到来。  

  “海马”号上来后,聂鑫、杜文波迅速打开采样篮,将站位编号、比例尺放在样品旁,第一时间拍下样品甲板照,随后将样品放置托盘带回地质室走一系列保存程序。与此同时,国家海洋局第二海洋研究所的鹿博将红珊瑚、蛇尾等深海底栖生物小心翼翼放入水桶,提回实验室做样品保存。  

  深夜11时,后甲板回归沉静,地质室里热闹非凡。  

  韦振权手把手带着四位样品编录员,对照地质组工作手册,将一个个富钴结壳称重、描述,并把船舶导航班报、ROV作业组班报相关信息一一誊写,丝毫不敢松懈。对疑问之处共同讨论,明确统一登记标准。“去年8月在南海做过1:25万海洋区域地质调查的地质取样,所以这次还比较顺手。”值班的杜文波说。  

  深海底栖生物与深海地质矿物同样精贵。通过研究底栖生物,可以清楚了解海底环境基线、生物分布范围以及二者地理之间的相关性。  

  在实验室,鹿博娴熟的搭起简易摄影棚,架好反光板、小型闪光灯和玻璃缸,铺上黑色底布,反复对底栖生物细节拍照记录。随后将整块红珊瑚放入灌满酒精的桶里,将装有蛇尾、珊瑚碎片的塑料瓶存入冰箱冷冻。“底栖生物要尽可能低温保存,这样它们DNA和RNA会降解的慢一些,为后续研究争取时间。”鹿博分享着经验,汗水早已湿透衣背。 

 

  这个夜晚没有月光,海浪轻轻拍打着船身,陪着未眠的深海科考人挑灯作业。  

记者手记:匠心锤炼工巧,情怀丰满科研 

  子夜时分,当大多数人进入梦乡的时候,“海马”号ROV研发主力陈宗恒一个人静静地在操控室核对班报数据。此次“海马”号下潜出现一些小插曲,管线漏油、“强力抓”“生物吸附器”失灵,机身前方一块钢板弯折。对于这些问题,陈宗恒并不担心:“我们团队很快就能检修调试好。”  

  “十分耕耘,一分收获”来形容海上作业并不为过。由于压强、水流等因素影响,设备在水下往往会发生各种状况。这对技术人员的专业、细致和经验提出了更高要求。走航的每一天,后甲板都能见到ROV团队的身影,他们反复测试、不断改进,用匠心锤炼工巧,在实战中进一步提高水下作业效能。  

  揭秘深海,理想和情怀不可少。科学研究容不得半点浮夸和马虎,一份高质量的样品数据、成果报告需要大量的海底实验观察和严谨的记录分析为依据,这不仅要求科研人员认真负责,还需要具备奉献精神和拳拳爱国之心。  

  没有技术的大船航行不远,没有情怀的科研难攀高峰。驶向深蓝的“海洋六号”,是支撑海洋强国梦的一根筋骨,也是打开深海地质世界的一面旗帜。  

 

 

 Copyright © 2015 广州海洋地质调查局 粤ICP备12033857号
地址:广州市环市东路477号 邮编:510075 E-mail:webmaster@hydz.cn 
网址:www.gmgs.cn    www.hydz.cn    www.gmgs.com.cn

 

访问次数 : 
10018144529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