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向深海大洋7:“晕”的幸福

发布时间:2018-08-24

  

  晕吐来的触不及防。前一秒还在听调查部的作业安排,下一秒两眼一抹黑,差点栽在桌上。强撑到会议结束,胃里早已翻江倒海,来不及跟随小伙伴开展安全作业区踩点,直奔卫生间一吐而下。 

  这样的反胃之感,绝对比孕吐来的凶猛、彻底。以至于后面的十几分钟内一直趴在洗脸面盆上不起,至于身后围观了多少科学家、吐的形象有多囧,全然顾不上了。这是海上生活必须要面对的一关——晕船。 

  船像新娘轿子,摇啊摇,摇啊摇,但我却一点都感受不到新娘子的喜悦,整个人如“死鱼”一般直愣楞地躺在床上,除了晕,还是晕。 

  晕船的日子里,屋里人好多。 

  “一定要吃东西!”“不能一直睡啊,得起来走走!” “坚持一星期就好了。”每隔一段时间“海洋六号”的小伙伴都会进屋看看“陈记者”,关心和鼓励持续不断。 

  “走,和我们踢会毽子,跟上船的节奏就好了。” 首席科学家杨永破解晕船的妙招是运动。“想吃什么?我打点上来。” 暖男胡波总在说不能让胃空着。 “上驾驶台坐坐,视野开阔,空气好。”水手吴振发喊了一遍又一遍。“有什么事情打300(驾驶台电话),一直有人值班哇。”船长管鹏担心我夜里不舒服,再三强调“SOS”热线。 

  可是晕的时候还得自己扛啊。抱着粉色的水桶,吐出胃残留、吐出黄胆水,吐到膝盖不离地、眼泪止不住流。吐完漱漱口,躺下,过会再来一轮。如果离开房间去走道、后甲板转一转透透气,必定手握一团纸,防止反胃忍不住喷的到处都是。 

  住在楼下,同样有眩晕感的小姐妹聂鑫,为了转移“陈记者”注意力,索性躺在沙发上陪聊,同时以身示范如何战胜晕船。“再想吐我也要憋回去!”小姐妹信念坚定,一边犯恶心,一边“吧唧吧唧”大口吃橘子,传递着满满的正能量。 

  卧床不起时,常有一个胖胖的身影出现在眼前——船上的湘籍大厨何哲平。一碗白粥、一碗酸豆角炒辣椒,是何哥特意弄的开胃小灶。虽然作为超级湘菜粉丝的我,这时只勉强吃得下几口,好歹不再空腹。“给你冲包三九胃泰,喝了胃舒服一点。”何哥不善言辞,却一直用行动表达着关心。 

  “海洋六号”上其他单位小伙伴相互挂念、打气。 

  “好点没?我也躺了一天了。”浙江大学宋宏发来微信。“我来看看你,吃点酸甜会好些。”海洋二所的鹿博递来一包雪山楂。“我第一次上海六,在集控室躺了4天才起来。”长沙矿山研究院的吴鸿云分享着自己的痛苦经历。 

  晕船的日子,身体很难受,心里暖洋洋。 

  作为实现中国深海强国梦的平台,“海洋六号”每年上上下下参与科考者一百余人,大家五湖四海聚在一起,在汪洋中同心同力、相互取暖,克服工作、生活的重重困难,携手创造着一个又一个深海考察奇迹。 

踏浪而行的“海洋六号”,是一艘科考船,更是一艘充满温情的船,动人的船。 

(自然资源报特派记者:陈舒) 

 

 

 Copyright © 2015 广州海洋地质调查局 粤ICP备12033857号
地址:广州市环市东路477号 邮编:510075 E-mail:webmaster@hydz.cn 
网址:www.gmgs.cn    www.hydz.cn    www.gmgs.com.cn

 

访问次数 : 
10018144529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