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7月07日 星期六

直击西太科考|台风“玛娃”下的科考二三事

作者:彭天玥 发布时间:2023-06-15
  编者按:5月12日,广州海洋地质调查局“海洋地质六号”船从广州南沙起航前往西太平洋执行大洋科考航次。早前,超强台风“玛娃”横扫工区,为海上作业带来挑战。让科考队员带大家看看海洋地质一线工作者在台风期间是如何度过的,又会发生什么趣事。
  广州的夏季漫长而炎热,大多数人总是盼望来一场台风,悄悄地来,悄悄地走,不带走一丝云彩,只留下一片清凉!但对我们来说,在广袤无垠的海上,最好的情况是无风无雨、风平浪静,让调查船高高兴兴地出航,平平安安地归来!然而,理想与现实总是存在差距的,这不,“海洋地质六号”就刚刚经历了一场暴风雨的洗礼!
  早前,西太平洋作业海域无风无浪,天晴得像一张通透的蓝绸布,海面平静得犹如一块明镜,映照着天空细碎而洁白的云朵,令人心旷神怡,快乐忘忧。蓝镜上,“海六”正加紧结束今天的任务,因为“她”知道这一切只不过是“暴风雨前的宁静”。此前,驾驶室已收到台风“玛娃”(MAWAR)预警,其中心最大风速达17级以上,属于超强台风,因此“海六”要赶紧前往受台风影响较小的海域避风。船舶一路南行,船长发布安全广播,通知各部门做好防台措施,全体科考人员都严阵以待,从心理和行动上都做好了准备。我暗自思量,“玛娃”,你的名字来源于马来西亚的玫瑰花,可否温柔一些?
  台风横扫的晚上,不绝于耳的“哐当”声将我从睡梦中惊醒,“海六”受涌浪影响,以10~20度倾角摇晃。我只听得抽屉、柜子中的各种物件滚来滚去,茶几上的物品撒落一地,“滋啦”作响。这时候,即便起床收拾也是白费功夫,我就索性放任不管了。但这只是前奏,随后两天,台风变本加厉,风越来越急,浪越来越高,甚至达到两层楼的高度。船随风浪快节奏摇晃,横摇最大倾角达到了30度。椅子、茶几仿佛都有了自己的想法,彻底放飞自我,在房间里“跑来跑去”。冰箱门也不断张开和闭合,噼啪作响,似乎是宣泄不满——毕竟出航十几天了,同事们送的榴莲和苹果已经吃光分光,冰箱肚里空空,我也能够理解它的不满。在风浪的暴击下,很多人卧床不起,身随船动,难以成眠。我虽年轻,毕竟也算是“老大洋”了,早已习惯大风大浪,照常到餐厅吃早餐,发现除值班人员外寥寥无几,偌大的餐厅空空荡荡,没有了往日的热闹。午饭时,少数人能挣扎起来,仔细一看,个个都顶着“熊猫眼”,左手抓牢餐盘,右手夹菜对准嘴巴塞入。摇摇摆摆中,大家一边吃饭一边倾诉着自己晚上捶床捣枕、彻夜难眠的痛苦。
  狂风大浪中,科考队员可以卧床休息,但船员们必须正常值班,保驾护航。我迈着摇晃的鸭子步伐来到驾驶台,见船长已亲临驾驶台,指挥船舶寻找最佳航向,不时调整动力,尽量保持全船稳定。只见他马步一扎,指挥若定,身体随着船左右摇摆,活像一个“人形节拍器”,发出一个个指令。驾驶员在左摇右摆中清脆地应答船长的指令,淡定如常,操控着庞大的船体。有这样经验丰富的船长和船员们在,我还有什么好担心的?见船头,惊涛骇浪,浪峰连绵不绝,好一幅壮观景象!
  若问海上大浪中颠簸是种怎样的体验?船上此时主要可以分作三种“作派”。第一派为“辗转反侧、睡卧不宁”,以居住在船头部位的部门长为代表,他们有的每入睡十几分钟便会被摇醒,有的会被掀得突然坐起,还有的会因为担心大件物品滚落,时而起床查看。第二派为“头晕目眩、卧床不起”,以新上船的2位女生为代表,在这种程度的横摇下,她们胃里“翻江倒海”,吐的比吃的多,只能躺在床上休养生息。出海18天以来,我在公共空间仅见到她们3次。第三派就是船上的一股“清流”,属于“淡定自若、好吃好睡”的少数派,跟大家分享自己在摇晃中安眠的经验,为卧床不起的同事打饭送水,这个就以我本人为代表啦!跟前两个航次不同,今年我是光荣的预备党员、青年突击队副队长,尽力工作、做好服务、照顾同事是我职责,义不容辞。
  几天后,台风影响开始逐渐平息,大家把如同被“打劫”过的房间收拾干净,诸物各归本位。在防台避风期间,“玛娃”虽然让大家误工、失眠,但许多第一次出大洋的同事也在此次防台过程中熟络了起来,感受到集体的温暖,后续工作预计也将配合更加默契,这就是“暴风雨后的彩虹”吧!
  据新闻报道,我们得知这个台风在掠过工区后继续冲击日本,造成多人死伤!大家心里五味杂陈——“玛娃”,你不是一枝玫瑰吗?怎么这样调皮呢?

 

Copyright © 2015~2023 广州海洋地质调查局
地址:广州市南沙区海滨路1133号 邮编:511458
网站标识码bm000002  京ICP备2020044568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202007433号

 

访问次数 : 
1001814452911